別了,錘子手機

2021-01-18 08:27 來源: 創事記 

src=http___img1.mydrivers.com_img_20140811_eec747c184654621a982ada4ccc6467e.jpg&refer=http___img1.mydrivers

  字節跳動最終還是“拋棄”了錘子手機

  據晚點LatePost報道,字節跳動的手機硬件業務被暫停,未來硬件團隊將聚焦教育,不再研發堅果手機、TNT 顯示器等其他無關產品。這意味着消費者們或許再也看不到新一代堅果(錘子)手機了。

  1月13日,字節跳動小範圍宣佈,原錘子科技團隊組建的新石實驗室,併入 Musical.ly 原創始人陽陸育負責的教育硬件團隊。之後,字節跳動的硬件團隊由陽陸育統一負責,向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彙報。

  這似乎一顆棄子被重重拋下。在羅永浩説出“理解萬歲”的兩年後,字節跳動似乎也並沒有理解老羅在錘子手機上的心血。

  錘子手機的研發在老羅出售給字節跳動後的兩年戛然而止,它並沒有為字節跳動換來任何利潤,反而成為了累贅。

  在錘子最困難的時期,字節跳動主動接盤營救,而老羅也全身心地投入到直播帶貨中,賺錢還債,這一切都不衝突。

  只是這樣的結果,或許是老羅這位完美主義者所不願看到的。

  一

  即便在字節跳動所接盤的這兩年中,錘子手機的銷量也並不樂觀,可以説,甚至與老羅時代的銷量相差甚遠。畢竟,在老羅時期,一大部分消費者是衝着羅永浩而去,但到了字節跳動時代,則成為了錘子手機本身品牌的追隨者。

  “在怎麼做(錘子)堅果手機也不可能進入到一線梯隊了,他連現在的魅族都比不上。”一位業內人士説道。

  在被字節跳動收購的兩年裏,新石實驗室(字節跳動旗下硬件中台,主要研究包括智能手機及教育硬件在內的智能硬件產品)只發布了兩代堅果手機、TNT顯示器和周邊產品,並進一步將堅果手機R2和顯示器TNT Go整合成為“LKP”套餐,主打辦公場景。

  其也在硬件道路上探索以手機為主,周邊產品為輔的全生態體系,但這樣的產品組合在市場反饋中並不樂觀。

  有手機渠道商告訴「DoNews」,錘子手機在市場中總體接受率和購買率非常低,但由於錘子手機主要在線上銷售,因此線下主要以二手為主,新品在線下流通的並不多。

  “二手機的銷量和流通率就更差了,去年底囤了幾台堅果手機,到現在還沒賣出去,我已經做好虧損的準備了。”一位二手手機商稱。

  據悉,堅果手機R2在京東和淘寶上的銷量至今不到10萬部,且目前堅果手機在這些電商渠道的售價已由4499元降價至2999元,辦公組合套裝的銷量更為慘淡,總銷量僅有三位數。

  這似乎在人們的意料之中。

  當前,中國手機市場的情況整體疲軟,據 IDC 的數據,2018 年到 2020 年第三季度,中小廠商佔據的市場份額從 12.5% 下降到了 2.5%。同期,華米OV(華為、小米、OPPO、vivo)的市場份額則從 78.3% 上升到 88.7%。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字節跳動暫停手機業務也並不意外,畢竟手機不是互聯網產品,它永遠只會在燒錢中度過。並且,做硬件是考驗的一個廠商的綜合實力,這包括供應鏈能力、資金鍊能力、研發鏈能力。

  現在,在被字節跳動收購後,撥給堅果手機的研發團隊僅有兩百餘人,而這樣的研發體量是無法支撐手機這樣一款硬件產品的更新迭代週期的。

  並且,字節跳動相對於目前頭部手機廠商在硬件供應鏈中並無優勢,極大的硬件成本成為了字節跳動的負擔,因此,字節跳動在教育端的硬件產品研發中轉向了枱燈。

  這是一舉兩得的做法。2020年,受疫情影響,在線教育成為了資本吹捧的香餑餑,作業幫、猿輔導等在線教育企業不斷獲得融資,這讓字節跳動也感受到了更多可能。

  據多鯨資本教育研究院預測,到 2022 年,僅 K12 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場規模就可能達到 570 億元人民幣。加碼教育硬件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字節調動最重要的戰略方向之一。

  教育硬件已成為字節跳動攻向教育業務的抓手之一,字節跳動教育負責人陳林曾公開表示,一個理想的教育產品,“要在軟件和硬件的結合上取得突破。”

  “硬件的方向有很多種,像大力枱燈也是一款集合屏幕和攝像頭的教育硬件產品,它的綜合成本要比手機省太多,並且枱燈的價格很便宜,基本不會對庫存有太大壓力。”一位智能硬件行業分析人士道。

  這也是相比手機而言,字節跳動能夠輕鬆掌控硬件市場的初級做法。就當前而言,已經有很多教育公司推出了相關的硬件產品。比如網易有道銷量最多的硬件品類為詞典筆,其潛在用户是總數近 3 億的中國 K12 學生羣體。

  

  “字節跳動利用手機來做教育本身就是錯誤的發展方向。”上述分析人士補充道。

  他認為,能夠攻下教育硬件市場的方法有很多種,但字節跳動在之前選擇一條最費錢最不明智的道路。“現在的枱燈都要比做手機好太多,並且字節擁有完整的APP開發體系,走重軟件輕硬件產品對他們來説會更容易些。”

  就在字節跳動宣佈將手機按下暫停鍵之前,老羅的老部下吳德周準備計劃在2021年第一季度進一步內側辦公硬件,但現在看來,這個變數或許令吳德周在今年的計劃上不得不作出改變。

  在老羅時代,吳德周可謂是他的救星。當時,老羅在做產品上沒有任何經驗,這被其稱為短板。羅永浩曾説,“不要彌補自身的短板,要請有長板的人來補你的短板。”而補短板的這個人便是吳德周。

  吳德周在手機界被公認是一位“傳神”之人。他2001年便在華為打拼,曾帶領榮耀團隊為業界開創了一個範本。“吳在華為的能力是強的,我很佩服他。榮耀手機是吳一手做起來的,從0到1僅用了幾年時間。”榮耀前員工曾評價他道。

  因此,羅永浩不惜重金將榮耀的“功將”吳德周聘為錘子科技的CTO。當時的錘子充滿了困難,前景不明,吳德周的選擇讓許多人驚訝,表示不理解他的決定。

  而吳德周加入錘子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擴招錘子的硬件團隊,但即便是在吳德周的帶領下,沒有多少家底的錘子科技就陷入了資金危機。可以説,一個理想主義者最終卻被理想打敗了。

  錘子先後共融資只有17億元人民幣,這也只能讓羅永浩在小眾的跑道里負重前行,直到字節跳動成為接盤手。但當字節跳動宣佈收購錘子手機時,外界一片譁然,一家沒有任何硬件功底的互聯網企業,居然當仁不讓地接盤了錘子。

  “做硬件真的很難,沒有硬件基因的公司是很難做起來的。”上述分析人士稱。

  總結錘子的過往,從錘子T1定價失誤和難產,到錘子T2代工廠倒閉,再到讓羅永浩激動已久的TNT工作站,最後到字節跳動收購後發佈的兩款手機產品,錘子再也沒能成功過河。

  但在這個世界上,還是依然有人願意為情懷買單,不然我們也就不會看到不到10萬台的銷量。

  

  如今,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羅永浩為這個行業注入了一股清流,他也為行業帶來了一些耳目一新的產品,包括工業設計、簡潔UI設計、錘子便籤、閃念膠囊等創新性產品。

  羅永浩是一個偏執狂,同時也是一個負有理想主義的人。在他心裏,產品必須簡單,設計必須像一件工藝品。

  “老羅人還是很好的,我們也知道他為錘子付出了許多,但現在回不去了。”一位錘子科技前員工曾在他的朋友圈中感嘆道。

  如今的羅永浩成為了帶貨達人,他似乎在不斷抹去烙印在他身上有關錘子科技的標籤。但如今,字節跳動按下了錘子手機的“死亡鍵”,或許老羅心中會有許多不捨,但他終究無法打敗現實。

  這也讓羅永浩不在堅持理想,而是隻為了幾個臭錢。也許,當芳華過後,只剩歲月帶給他的磨難。

  別了,錘子手機。